诡异的命运、无奈的结局二战德国施佩伯爵号战舰为何香消玉殒?

波诡云谲的二战中,纳粹德国的水面舰艇虽然战果寥寥,但却有一大批赫赫有名的战舰,如俾施麦、提尔皮茨、沙恩霍斯特、舍尔海军上将等。她们的名字如夜空群星,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这其中,有一艘施佩伯爵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其高贵的名字、诡异的命运和无奈的结局都让人唏嘘。与它同生共死的汉斯·兰斯多夫舰长于无情战争中恪守的人道主义,也让人肃然起敬。

一战结束后,德国受《凡尔赛和约》限制只能保留3艘主力舰,且单舰排水量不能超过10000吨,主炮口径不能超过280毫米。

1934年6月30日,德意志级装甲舰3号舰——施佩伯爵海军上将号在威廉港战争海军造船厂徐徐下水。她是一艘实力强大的战舰:全长186米、宽21.6米,德国人瞒天过海偷偷将排水量放大到16280吨;8台柴油发动机输出52050轴马力,最高29.5节航速超过大部分英法军舰;6门279毫米主炮敢和战列舰叫板,140毫米厚重装甲又让巡洋舰无可奈何。

它是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造船工业的巅峰之作,与两个姐姐德意志号(后改名吕佐夫号)、舍尔海军上将号并称“德国海军的宝石”。1937年5月,还代表德国参加了英王乔治六世的海上阅兵。

她的名字来自德国海军名将马克西米连·冯·施佩伯爵。他一战时德国海外舰队的主要指挥官,一个勇敢又坚定的军人。

1914年11月,施佩伯爵率德国东亚分舰队在南大西洋智利沿海科罗内尔角海战中重创英军,不到一小时击沉2艘巡洋舰,自己几乎毫发无损。英国海军部收到消息后怒火冲天,立即派出以无敌号、不屈号战列巡洋舰为首的大批战舰前去追杀。

12月8日,两军在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附近相遇。英军2艘战巡上的12英寸主炮如暴风骤雨般开火,巨大的炮弹让德军巡洋舰无力招架。4个多小时激战后,施佩伯爵和他的舰队一同沉入海底,留下一段悲壮传说。

如今,新下水的“施佩伯爵海军上将”号带着前辈荣耀和海军厚望迈向大洋,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呢?

1939年9月1日,德国闪击波兰,二战爆发。在此前数月,海军元帅雷德尔已提前调整各舰队部署。得知准确日期后,他立即下令各舰到预定地点潜伏,准备破坏敌人海上交通线日,美因茨施佩伯爵号和德意志号从德国威廉港启航,前往大西洋伺机截杀英国和盟国商船队。舰长汉斯·兰斯多夫上校经验老道,带着舰队从英军舰队和巡逻机眼皮子底下溜过,悄悄潜入大西洋。9月3日上午,英国海军部向所有军舰发出攻击命令,中午时分柏林也向德国海军发出作战信号。

施佩伯爵号则成果斐然,9月30日在开普敦至英国航线上击沉第一艘英国商船;十天后又在莫桑比克海峡击沉了另一艘商船,并放行了中立的荷兰商船。

她在大西洋上神出鬼没,3个月击沉9艘英国商船,总吨位50089吨,是二战初期海上破交中最具杀伤力的掠食者之一。一时间,英国商船人心惶惶、朝不保夕。

兰斯多夫舰长明白,他的卓越战绩肯定让英国人暴跳如雷,拦截他的英军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于是他下令转向,往南大西洋加油区驶去。

作为军人,他英勇作战执行命令。但他不是嗜血屠夫,而是一个尊重规则、渴望荣誉的职业军官。每次攻击前,他都会依交战规则让船员逃生,再击沉空无一人的货船。9艘商船击沉,却无一人死亡。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英法舰队一直在大西洋上寻找施佩伯爵号。兰斯多夫忽左忽右,与英军玩起了捉迷藏。

12月2日,施佩伯爵号袭击英国多里星号货轮,后者向英国发回报告。英军南大西洋作战司令部收到报告后立即下令搜寻。南美分舰队司令亨利哈伍德准将推测施佩伯爵号可能去乌拉圭和阿根廷之间的拉普拉塔河口,于是率舰队从福克兰群岛向北一路狂奔,12月12日到达。

12月13 日清晨,哈伍德舰队在乌拉圭以东突然发现海天线上升起几缕青烟。埃克塞特号前出侦察,不久发回报告:发现一艘德国袖珍战列舰。

哈伍德心中狂喜,知道这正是自己苦苦搜寻的施佩伯爵号。他立即命令埃克塞特号向西,阿贾克斯号、阿基里斯号向东,从两面包抄。

这个战术非常正确,因为施佩伯爵号主炮最大射程28千米,英军最强的埃克塞特号主炮射程24.6千米;德舰装甲厚重,英军巡洋舰皮薄馅大没装甲。若施佩伯爵号集火射击、边打边撤,以一挑三也并非没有取胜可能。哈伍德两面包抄,既断了德军退路,又让英军战舰尽快进入射程。3艘巡洋舰全速前进,向施佩伯爵号扑过去。

此时兰斯多夫舰长正在吃早饭,听到敌情警报马上来到舰桥。了望兵报告发现1艘英军轻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兰斯多夫据此判断对方是一支护航商船队。所以他没有转向规避,反而向前迎击。这是个失误,加快了英军舰队进入射程的时间。

英军一进入射程,兰斯多夫就下令主炮开火了。279毫米炮弹呼啸而出,很快击中埃克塞特号舰体。1枚近失弹炸坏了通信设备,1枚穿甲弹将2号炮塔掀到半空,很多舰桥官兵被弹片击中身亡。

埃克塞特号受损严重,船头向右偏航,但仍然顽强战斗。它逼近德舰发射鱼雷,用尾部炮塔射击,有1枚炮弹击中了施佩伯爵号艏楼,主通道和食品仓库炸得一片狼藉。

阿贾克斯号、阿基里斯号轻巡洋舰也非常勇猛,她们在外围干扰,分散火力,趁机发射鱼雷。混战中,阿贾克斯号的152毫米炮弹击中施佩伯爵号火控系统,造成一些舰面伤害。施佩伯爵号则用一枚279毫米炮弹炸飞了阿贾克斯号4门主炮,又炸断了主桅杆,使其被迫后撤。

双方互有损伤,都不敢恋战。哈伍德决定放弃进攻,利用巡洋舰高速保持跟踪,等到夜间再逼近用鱼雷偷袭。

兰斯多夫也围着施佩伯爵号走了一圈,发现17枚炮弹击中,除舰长厨房外其他各厨房都受到严重损坏,面粉被海水浸透危及食品供应。前桅杆受损,燃油也不充足,施佩伯爵号已不适合在冬季北大西洋航行。直接返回德国不太可能,必须要进港维修。

当时的乌拉圭虽是中立国,却有一个亲英的总统、一个亲法的外交部长和一个强力的英国大使馆。兰斯多夫去那里等于自投罗网,如果他选择阿根廷,凭双方友好关系会受到更好接待。或许这就是纯粹的、不了解政治的军人的遗憾吧。

到达蒙得维的亚,兰斯多夫让人把伤员送医救治,埋葬阵亡士兵,并释放了60名被俘的商船船员。维修人员忙着修理战舰,兰斯多夫向乌拉圭政府申请停留期限和补给。

按《海牙公约》规定,交战国舰只受损时允许在中立国港口停留24小时以上,最多不超过72小时。但维修人员报告,最少要15天才能让施佩伯爵号完全恢复适航能力和战斗力。

英国外交官尤金德雷克则声称:施佩伯爵号脱离战斗后仍能高速行驶300英里,显然证明它有适航能力,乌拉圭政府不应该允许它停留超过24小时。

与此同时,英国广播公司也夸张的报道:大批增援舰队已抵达蒙得维的亚港,皇家方舟号航母、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在外海警戒,德军战舰己无路可逃。各国媒体纷纷跟进,一时间成了世界焦点。

其实,并没有大批舰队到达,美因茨这只是英国的攻心战术。哈伍德只叫来了离此地最近的,在福克兰群岛改装的坎伯兰郡号重巡洋舰。它和阿贾克斯号、阿基里斯号在港口外国际海域拉开队形,静静的等着德舰出港。

施佩伯爵号“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出港被英军围殴,留港被乌拉圭扣留,这都是不可接受的。兰斯多夫压力山大,向总部发送了请示电报:

1、英军封锁严密,返德无望。建议在中立水域突围,到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停留。

海军元帅雷德尔收到电报沉默了,心如刀绞。希特勒命令必须尽全力冲出港口,就算被击沉也要带上一些敌舰。

他把手放在泪流满面的海军元帅肩上,长叹一声道:将军,我完全理解你的感受,决定这艘船和士兵的命运对我来说一样痛苦。但这是战争,总要有人去残酷面对。

雷德尔点点头,向兰斯多夫转达了批复:在乌拉圭允许的时间内尽可能停留,同意突围去布宜诺斯艾利斯,不接受乌拉圭扣留,必须沉船时销毁一切资料。

两军实力差距太大,徒劳突围只能带给士兵更多伤亡,但投降和扣留也不可接受。于是他暗下决心,决定选另外一条路……

12月17日清晨,允许的时间已所剩无几。兰斯科夫让人将秘密文件和重要设备销毁,带走贵重物品。

下午6点前后他下令启航,施佩伯爵号和塔科马号补给船缓缓驶离港口,进入拉普拉塔河。上千名民众在岸上围观,远处英军在摩拳擦掌,一代巨舰渐行渐远。

就在太阳开始下山的时候,施佩伯爵号突然改变航向,在河口西北3英里远处抛锚了。舰上装满炸药,定时器也设好了,兰斯多夫让士兵们登上塔科马号补给船驶离,他最后一个离开。

施佩伯爵号殒身的位置,离当年施佩伯爵殒身的福克兰群岛相去不远,都在南大西洋水域。这诡异的命运,让人不寒而栗。

塔科马号低声呜咽,载着兰斯多夫和1000多名士兵前往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那里他们被扣留安置,直到1946年2月900名不愿留下的士兵才乘船返回德国。有意思的是,为它护航的正是阿贾克斯号巡洋舰。

到达阿根廷后,兰斯多夫一直懊悔不已。他后悔自己没有和施佩伯爵号一起沉没,他觉得这有损海军荣誉和传统,尽管这传统看起来很可笑。

他给德国大使发去一封信,解释说: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任何从海上突围的尝试都注定会失败,还要防止战舰落入敌手。所以我做了一项严肃决定,将它炸沉。船长的命运不能和船分开,我不能再为我的船做任何事情了……我对自己一生付出的努力感到满意,尽管它可能会声名狼藉。

他不能宽恕自己。12月19日他与下属谈完话,确保他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移民酒店安全,又和军官们喝了几杯酒后回到房间。他把威廉皇帝海军上校披肩披到肩上,拿起手枪朝头部开了一枪,倒在施佩伯爵号战旗而不是纳粹旗上。

阿根廷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海军葬礼。希特勒得知消息后很生气,他说:他应该把埃克塞特号击沉的。

拉普拉塔河口海战是二战初期第一次重要海战,施佩伯爵号的沉没严重打击了德国海军信心。希特勒从此对巡洋舰产生厌恶,讨厌其打了就跑的理论。这种厌恶进一步上升为对水面战舰的敌意,与他对潜艇指挥官的赞美形成鲜明对比。和风漫谈原创,禁止抄袭。

英国人则兴高采烈,首相张伯伦、海军大臣丘吉尔都对英军战胜强大的德国袖珍战列舰高度赞扬。哈伍德晋升少将,并授予骑士称号,巡洋舰舰长也得到提升。官兵们回到英国受到热烈欢迎,乔治六世国王都向他们致敬。

英国人对兰斯多夫评价很高,认为他像绅士那样战斗。他的决定拯救了1000多名德军士兵,也减少了英国海军伤亡,尤其对商船船员的人道主义救助让人敬佩。

施佩伯爵号的残骸静静躺在河口,直到现在仍清晰可见。1942年,英国曾通过一家乌拉圭公司从德国手中购买打捞权,希望寻找到一些秘密技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jyoga.net/,美因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