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资本主义血腥的三角贸易中,作为黑奴贸易的运送站,利物浦市承担了无数的责任,作为英格兰新兴的港口城市,工业革命的出口地,一时间,无限风光,繁华之城。

1892年, 因埃弗顿俱乐顿的财务问题,商人约翰.霍丁带领追随者在安菲尔德创立了利物浦足球俱乐部,至此,一个伟大的俱乐部从此诞生,霍丁以城市命名,更是为日后为世界所铭记做了铺垫。

作为足球的起源地,英格兰的足球底蕴自不用说,上层绅士贵族喜好马球板球的同时,足球成为中下层工人阶级的必需品,对于他们底层劳动者来说,足球就是信仰,毫不为过,更何况是利物浦。

在利物浦,足球是唯一的信仰,在基督教堂遍布的英格兰,唯有利物浦,坚持信奉天主教,这让他们被归为异类,和爱尔兰人一样的宗教信仰,使得“整个英格兰都讨厌利物浦”的言论甚嚣尘上,直到七十年代才有了改观。

两次世界大战带给英格兰和世界灾难,也使得利物浦市的经济每况愈下,曾经红极一时的“泰坦尼克号”的制造地.面临被遗忘的时刻,一项领域救了利物浦,那就是足球。而这位至今仍屹立在安菲尔德球场的人,就是利物浦的足球教父,比尔.香克利。

利物浦队徽上的大门,就是香克利大门,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香克利治下的利物浦多次称霸英伦,成为英格兰足球的巨无霸,并取得许多杯赛的荣耀,利物浦城正在恢复往日的喧嚣。

香克利在带动利物浦称霸英伦之后。就功成身退,他将靴室的传承交托给了派斯利,从此,利物浦开始了他们最辉煌的时代,利物浦相继击败了门兴格拉德巴赫,皇家马德里,罗马、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jyoga.net/,门兴格拉德巴赫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时候,伴随着披头土乐团的征服世界,利物浦征服欧洲,成为当时的超级强队,头号射手达格利什在安菲尔德加属国王“king”

如果在百度词条上搜索利物浦,会出现最适合去的景点,那是披头来记念馆和安菲尔德球场对城市最重要的两个因素,音乐和足球。

1985年,利物浦以卫冕冠军的姿态再入欧冠决赛,对手是尤文图斯,这场对决出现了一个十分不合理的情况,中立看台分布有很多利物浦和尤文图斯球迷,这随着比赛的进行演变成了冲突,当局执政者撒切尔在不查明真理的前提下,将矛头对准了英国足球流氓.利物浦和英格兰足球成为了牺牲品,被禁止参加欧冠长达五年,利物浦则是七年。

不幸的是,四年后的希尔斯堡再次出现惨案,这次的球迷踩踏事件的真相依旧被掩盖,球迷被指责,而真理不为人所知。

利物浦队微上的火筒,是为了纪念惨案的受害者,愿雄雄燃烧。海瑟尔惨案的七年后英甲联盟打算成立英超联盟,从此十八冠的辉煌被一步步追平,甚至反超,属于利物浦的时代开始落幕,属于曼联的时代开始了。

1996,1998两位天才横空出世,欧文和杰拉德,法国世界杯后,英格兰天才欧文不可阻当,在2001年造就了利物浦“五冠王”的荣誉,为利物道的复兴添上了第一笔,但杯赛的偶然性不足以撼动崛起中的曼联和阿森纳,利物浦的能力还不是以打败他们。

2005年,面对着世界足球先生舍普琴科,天才卡卡,意大利名将皮尔洛,马尔蒂尼领袖着的AC米兰,利物浦在上半球连丢三球,下半球又连追三球,在土尔其的伊斯坦布尔上演奇迹,这一幕震撼了世界,前无古人,很可能居无来者,利物浦的拼搏,不放弃的精神成为了世界人拼搏的动力,利物浦被称为“红军”,这一刻,如此美好。

红军的欧冠成功在二年后再度上演,这一次,他们在雅典不敌AC米兰,成就了巅峰的卡卡,和怒吼的因扎吉,之后,他们还来了托雷斯,中场上的马斯切拉诺和阿隆索和队长杰拉德形成铁三角,红军回来了,在2008年锁定半程冠军.被曼联追上并反超,无奈饮恨,在阿森纳稳定,曼联切尔西强势的时代,利物浦嗅到的第一次机会就失败了。

这个人就是“国王”肯尼.达格利什,他带着年轻的少年苏亚雷斯,降临安菲尔德。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他只是一个过渡者,他将希望寄托给了罗杰斯。

在2014年,曼联红色王朝褪下,风雨飘渺, 切尔西迎来穆里尼奥,等待重塑,利物浦赢来最佳的机会。此时,苏亚雷斯大杀四方,英超各队无法阻挡苏亚雷斯,于是在库蒂尼奥攻破曼城之后有着斯图里奇斯特林。豪华进攻线的红军夺冠在望。

2015年功勋队长杰拉德带着还未有联赛冠军的巨大遗憾去往美国。告别赛中利物浦1:6斯托克城,此时的利物浦失去了曾经与豪门对杠的魄力。六年前的安菲尔德,利物浦4:0皇家马德里,又在次回合中攻陷伯纳乌。而此时,以全守阵容龟缩被c罗打爆,此刻的默西塞德灰暗无比。

以激情洋溢打法的德国人走进安菲尔德,与穆里尼奥狂傲的自“special one”不同。克洛普则自称“normal one”。

2016年的欧联杯,红军在1:3落后的不利局面上由库蒂尼奥,萨科,洛夫伦连追三球,4:3击败多特蒙德,安菲尔德奇迹再次上演,又是下半场,又是连进三球,又是比对自己强的对手。利物浦在安菲尔德又一次做到了。库蒂尼奥挥舞着双臂,他怒吼着,这一刻的他,像极了队魂杰拉德,球场上的魔术师就是克洛普对他最好的赞誉。

饮恨欧冠决赛只是一个起点,夏窗,马内和维纳尔杜姆的加盟充实了前场和中场,前者以个人能力碾压防线,如入无人之境,后者在收官战中一只脚将利物浦踢入欧冠。

既然进入了欧冠,“欧冠之王”就会将英伦的大旗扛在自己的肩上,真正的考验即将开始,利物浦内部捷报连连。苏格兰左后卫罗伯逊补充了利物浦的后防,而埃及神锋萨拉赫更是在一年内就在安菲尔德加冕天王。

成型的组合进入欧冠便大杀四方,配合库蒂尼奥的四重奏让各路队伍招架不住,在一整年,利物浦三叉戟的进球数超过c罗,贝尔,本泽马。成为欧冠历史上进球最多的组合,波尔图的巨龙球场,曼城的伊蒂哈德。又或是罗马城都成为红军的屠场,欧冠决赛,红军已经摩拳擦掌,整装待发。

在基辅奥林匹克球场,对手是卫冕冠军皇家马德里。上半场红军众将疯狂的围攻一度处于优势,而后萨拉赫的因伤下场和卡里乌斯的离奇失误葬送了球队,克洛普无奈地拍着冬窗加盟的大将范迪克说。Next year again。

似乎这个球队总是功亏一篑,似乎这个球队总是与厄运相伴,但克洛普选择了坚守。

夏窗,巴西门神阿迪森和中场大将法比尼奥让红军更加强大。在英超赛场上,一路势如破竹,直到遇见曼城,阿奎罗和萨内的进球击溃了红军,曼城从此不可阻挡向着卫冕进发。

而另一个赛场上,利物浦小组赛就遭遇死亡之组,最终勉强出线。淘汰赛,面对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克洛普在调整之后在安联球场。战胜了拜仁,拉响了反击的号角,直到半决赛的诺坎普。梅西的天神下凡,和苏亚雷斯的战神附体,让利物浦无奈在占优的情况下兵败诺坎普。

次回合的安菲尔德,旗帜飘扬,歌声嘹亮,萨拉赫菲尔米诺缺战。大战一触即发,当巴萨球员随意的传着球时,熟不知。对面的球员已经如同一匹饿狼向他们冲了过来,罗伯逊推搡梅西,亨德森带伤坚持,维纳尔杜姆临危受命。

上帝是公平的,在一阵黑暗与迷茫中,在无奈与不甘当中永不独行的队歌推动着利物浦前进,穿过风暴,高昂着头,迈过黑暗,就是光明。

化身黑豹的奥里吉率先进球,气氛开始不同,巴萨不断进攻,范迪克用意志筑起钢铁防线,阿诺德罗伯逊。左右两边开弓,法比尼奥贴防梅西,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可惜罗伯逊受伤了,当悲剧再一次来临的时候你是否还愿意高昂的头,流着眼泪,喊着“前进,walk on!”

有的时候,时间仿佛是静止的,空间是停滞的,岁月是永恒的,时空的轮盘如同莫比乌斯环带一样,在一瞬间,耶稣,柏拉图,苏格拉底用手指指向同一个方向。而英雄用120秒将历史首尾相接。

英雄就是维纳尔杜姆,他坚定的目光如同强壮的身体,一己之力将比分拉平,这一刻巴萨已丧失了斗志。高昂的利物浦人,大喊着,怒吼着,前进着,疯狂的宣泄了他们一个世纪的情绪,之后的结果自在天意,加泰罗尼亚人轰然倒下,而高昂的利物浦人如同战胜了巨人歌迪亚的大卫。下一步就是成为巨人。

在马德里,丰收女神球场,数万名红军拥趸高唱着队歌,此刻无人可以阻挡他们,他们就是欧冠冠军。队长亨德森高高举起了欧冠冠军奖杯,这一刻,他是传奇。

这不仅仅是一座奖杯,常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但只有成功才能埋葬失败,它是豪门回归的信号,是球队的成人礼,是苦难与背负的尽头,是行云流水的此间光明,又或是实现梦想的快意,从此胸中有沟壑,策马振山河。

那是因为在欧冠淘汰赛,门兴格拉德巴赫志在卫冕的红军被马竞连入三球淘汰,这是属于马竞的时刻,他们不甘平凡,造就伟大。也许从此刻起,属于红军的辉煌又告一段落了。

6月26日,切尔西战胜曼城,利物浦夺冠。此刻的默西赛德彻夜不眠,此刻的圣乔治教堂人声鼎沸。他们欢庆着,鼓舞着安菲尔德路的火光照亮了归途,这个被诅咒的城市,这个被诅咒的球队,终于实现了他们的夙愿,克洛普激动着,微笑着,又哭泣着。名宿卡拉格开香槟庆祝。各路球员发推祝贺,这一刻他们是强者,世界冠军,门兴格拉德巴赫欧洲冠军,也是英超冠军。

时至多年,在美国超级碗赛前,披斗士的保罗被问及支持哪个队时,仍然说Liverpoo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